小新的大象鼻子长

老夫老妻三十题之419 PLAY(上)


还债文,cp荒天,来保护好我立的flag!(耽美小短篇,预警)

日子也零零碎碎的过了七年,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在性爱上也不免有些程序化。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身体,熟悉的节奏,熟悉的敏感点,总是少了一些探索未知的乐趣。大天狗倒是无所谓,不如说,他更加享受这种熟悉的性爱所带给他的愉悦感和安全感。

没错,愉悦感,他完全不能否认,和荒川规律而到位的性生活让他的心情总是处在一个不错的状态中,而他也能好好的享受每一次的活动过程,一方面可以顺顺利利舒舒服服的疏解欲望,另一方面,在这种距离为负的亲密交流中,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荒川对他的爱。比如说,荒川一直很注意不让他的头碰到什么地方,也不会让水沾湿他的翅膀,不管当时是在床上激烈的交合还是把他按在墙上强吻,再比如说荒川总是喜欢用一小注细细的水流在他的小腿处蜿蜒盘旋,温柔缱绻的心情不用荒川说出口他也完全感受得到。当然,这种话他是不会和荒川说出来的,不过偶尔想起来总也会带上一点笑意。

不过荒川就不这么想了,对他来说,大天狗的身体还有很多尚未开发的地方,比如说他的肋下,生翅膀的地方。不是说大天狗对他还有戒心或者不信任之类的原因,只是在这段关系开始之时,大天狗的约法三章而已。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人的关系也有了质的飞跃,然而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突破当时的一些小小的口头约定。大天狗早已熟悉了这一切,可能也把早年的约法三章抛在了脑后,荒川很确定,现在他即使一言不发的去逆着大天狗的羽毛撸他翅膀到肋下的地方,大天狗最可能的反映也只是瞪他一眼,象征性的给他一个风袭,威力可能只能把扫帚精吹倒在地。可是荒川不想这么做,他不想把这件事弄得很日常化,而是想找个有意思的地方或者是方式,让大天狗想起当时那不太起作用的约法三章,算是一点对自己多年来小心翼翼的补偿和小报复吧,当然主要是为他们最近规律的生活增加一点小乐子。

天公作美,最近荒川被酒吞叫了过去,说是要帮忙处理一点大江山的小问题。荒川想着可以向这两位讨教一下经验,毕竟他俩的同居时间更长,经历更加坎坷,估计酒吞也很有经验,离开大天狗的日子就当是外出交流学习进修了吧。到了目的地一问,原来是大江山的财政状况捉襟见肘,这样下去酒吞的酒钱估计都要开始算计了。见状荒川一声冷笑,酒吞和茨木在于“社团”运营方面确实不大在行,别的暂且不论,财政来源就是个大问题,目前除了下面小妖怪的上贡就没什么稳定的收入了。之前靠着茨木童子扮女装抢劫的方法是不能在用了,但是现在酒吞又没什么可以立刻实行的好主意,在这种情况下一遍遍的听着茨木在耳边称颂“吾友是最强的,是天生的王者!这点小事一定可以顺利解决!”的他难免有点惭愧,这才把荒川半强制的拉了过来,毕竟荒川是一河之主,和大天狗卿卿我我不务正业多年,荒川依旧一片繁荣宁和,这方面想必是有经验的。

本来以为荒川来之后会一脸不情愿的抓紧传授完经验抓紧回,可这次连茨木这么迟钝的人都发现了荒川的不一样,当然,荒川不可能直接和茨木说具体的原因。他只是在粗略的给大江山两位当家人讲完大概经验之后,使了个眼色让酒吞把茨木支开,问了酒吞他们俩个的日常夫夫生活。即使荒川的语气十分平静,还是让酒吞有一瞬间的面红耳赤,虽然荒川肯定是看出了他的尴尬,但是他还是丝毫没顾忌的酒吞感受,趁着茨木还没回来抓紧询问有没有什么二人之间新鲜的招数,等酒吞刚缓过神就听见茨木大声的嚷嚷着“挚友”的进了屋,话是没法说了,然而酒吞还是用一个微妙的表情让荒川理解了他操蛋的心情。
荒川的内心os:你们懂个屁……

本想着茨木一直跟在酒吞身边这话是没法问了,荒川已经准备好告别的说辞,没想到星熊突然来叫走了茨木,说是要早早开始谋划茨木之前提的大江山十周年庆,荒川略带嘲讽的瞟了一眼酒吞,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茨木已经开始了又一番对酒吞的告白,直接把荒川的话噎回了嗓子里。得,也别发表什么评论了,好在这么一来他又能和酒吞再聊上两句刚刚被茨木打断的话题。

酒吞直言,他俩的模式经常就是茨木毫无意识的撩,酒吞忍不了了就爽爽利利的来上一发,事后呼噜呼噜茨木柔软的白毛,茨木也就一脸迷茫但是很开心的在酒吞身上蹭歪一会,之后就又开始了吹捧与被吹捧的日常。

荒川对此表示难以置信,你们统共就这么一个套路就热热闹闹的到了今天?酒吞接着说了一句,流程基本没什么大差,但是谁告诉你这个一定发生在大江山里了?这话说的让荒川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心想我要是二话不说和大天狗玩这一套估计他就要化身强力滚筒洗衣机了,而且还附带甩干功能的。

没办法,两路人马确实不是一个风格,荒川也实在难以想象大天狗若是变成茨木那个性子他俩的关系会如何发展,脑补了几个画面之后,不得不承认,茨木此等的热情真挚也只有酒吞招架得住。

看来经验是难以借鉴了,索性利索的辞别这二人,不料刚刚走出大江山的地界,荒川就看到了海坊主从河里冒出个头,还没等他问一句什么,海坊主就故作老态颤颤巍巍的捻着自己嘴边那两缕鲶鱼须,开始了他例行的絮絮叨叨,听得荒川满耳朵都是惯用词是之乎者也形式为从句套从句的意义冗杂的一长串东西。感觉不太适应的荒川终于反思起了自己的不作为,太长时间他的日常交流对象只有大天狗一个,而大天狗的语言风格,这么说或许不恰当,毕竟以大天狗平时的寡言少语可能很难归纳出有什么风格,姑且算是有的话,是简单明了的,没错,大天狗虽然骄傲且矜持,但是不傲娇。两人的对话很少能一次性出现这么多的字在他耳边绕来绕去,为此荒川很是欣喜。然而这次碰见了海坊主,这种感觉算是回来了。

没办法,现在荒川也只能耐下性子来在海坊主那长长的句子中找出重点,其难度不亚于现在语文阅读理解中的请归纳该段落的核心意思并画出文中的中心句。好在多年荒川之主的经历使他十分擅长这项已是半机械的作业,虽然因为近期没有使用过这个技能而略有生疏,但是他还是在海坊主话音落下的三秒钟之内成功的把他的中心思想提炼了出来:你是说荒川最近到了祭祀三百年的周年大庆典让我务必回去一趟?

海坊主频频点头,连连称是,手杖也应声点地,总算是让荒川感受到了他这番话所表达出的强烈意愿,当然还有找到他的不易。想想之前自己虽然也是垂手而治,但是像现在这样的七八年不露面确实也不太称职,作为领主的责任心也就升腾了起来。不过此去大江山一趟已是花费了三五日,回荒川祭祀大典免不得呆上两三天,再加上召见属下,规划安排,前前后后估计得有十天不能与大天狗相见,思及此处荒川用妖力凝出了一只水獭,让他回去给大天狗带句话,交代一下自己的行程安排,顺便问大天狗要不要去荒川那边看看,也算是一次盛典。

来不及再耽搁了,荒川和海坊主一起上路,在路上就收到了大天狗的回话,说是受青行灯所托,要去和她一起去查看一个传说中八岐大蛇的遗迹,那附近有的小妖来找青行灯,说是附近有邪恶的妖力扰动,弄得他们每次御魂都翻车,没办法好好升级了。大天狗说是估计解决起来要花上一点时间,估计处理完荒川的庆典也就结束了,各自处理完事情二人还是直接回山上吧。

听及此事,荒川也只得打消了让大天狗来这边的想法,八岐大蛇的事情不容轻忽,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他想着等这边庆典结束他就去大天狗那边帮忙看一下。不过这样的话他就得提前把自己这边的政事提前折腾完了,看来这两天的日程得安排得紧凑一点了。

这么想着,荒川就和海坊主加紧速度,回到了他们的那条河,快到地界的时候,河里的鱼啊虾啊都叽哩哇啦的跃出水面,将领主回来的消息奔走相告。等到了自己的宫殿,椒图已早早的迎在了外面,温柔体贴一如既往,里面的小水獭来往穿行,端着盘子,传送着今年新启封的美酒,水麒麟还在指挥着小水獭把荒川的茶具赶紧清理好。这一回来确实是动静颇大,连雨女都难得一见的在他面前露了个面,给他讲了讲这些年她那桥上发生的故事 。

评论(4)

热度(45)